您的位置: 北京信息网 > 健康

失忆危机 第五十三章 胜利是真理

发布时间:2019-09-24 18:32:16

失忆危机 第五十三章 胜利是真理

年轻人,不管再谨慎,都是会冲动的,就是这么矛盾。

现在的杨简有记忆以来一直老老实实,没事就多思考,绝不多说一句,现在也一样是上头了。没有办法,近来总是遇到颠覆人生观的事,没有让他冷静思考的环境,所以心就乱了。

牛吹了出去,杨简站起来就有点后悔。

对面的大汉咧开大嘴笑了起来,虽然块头上杨简不输,但人家一看就是久经打斗的猥琐大叔,从无数激战中摸爬滚打出来的,看那一脸的伤疤就知道,这种人硬得很。

杨简回头看了看那个蓬头垢面的小姑娘,什么人啊,这都能提起兴趣?

然后他又看向汉斯老头,小声问:“一言不合就打,这么没规矩吗?”

“有的,不能打死人。”汉斯老头点点头说。

这就不好看了,还不如一下就秒死呢,反正杨简觉得活着也没多大意义。

既然杨简这么给面子,对面的大汉直接把事情搞大,高声喊道:“很好,既然你也想要她,看你是新人的份上我也不能不给你机会,咱们来一场吧,最后谁还能站着,这姑娘就是谁的,谁要是站不起来了,另一个就把他脱了裤子在这里拖行一圈!”

赌注好大啊,在这让人绝望的世界,杨简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好容易算是接受了,死就死,可必死的结局还要受这种屈辱吗!

冯莉莉不是说过他会变得很厉害吗,怎么变的?

现在也不能想那些没影的事,他转身把那个蓬头垢面的女孩拉出来:“人家年纪虽然小,但也是一个人,我们的胜负却拿别人当赌注,人家同意了吗?”

这里表达的是每个人类都有自己的利益,他们不是没有主见的一个物件。

杨简以期引起大家共鸣,谁认同的能出来打个岔,不是我怕那个猥琐男,没想到那小姑娘自己不知好歹,自己就举起手说:“我同意。”

杨简:“……”

旁边人都围上来了,一个劲起哄:“打,打,打……”

说真的,有人在公共场合啪啪他们都没这么兴奋,这里的人怕是心理扭曲了。

心理一阵恼火,杨简真就想脸都不要了,我怕你还不行吗,这时候老头走到他身后,低声地对他说:“可别怪人家小女孩,你怕了或者输了,她同不同意都是一样的下场,但如果她同意作为赌注你又赢了,她就是你的女人

失忆危机  第五十三章 胜利是真理

,以后她身上所有的压力都在你身上了。”

杨简还是很不爽:“女人在这里这么没地位吗?”

汉斯正色道:“不,是弱者没地位。”

这小姑娘脏兮兮的,看起来还很小吧,十几岁了?

杨简还是觉得不对,不就是要那啥吗,难道比死还严重?冯莉莉还不是很随便地就跟自己那啥了,不至于到打架的地步吧,这架势非得打残一个啊,难道不比啪啪还严重?

“不对啊,这里有固定男女关系吗,又没有什么规矩。”杨简疑惑。

汉斯笑了笑说:“当然没有,但是这里的人,尊重胜利者。”

意思就是拳头大的有道理了,你只要是赢的,就是有道理的,敢情这里就这么一个规矩。

“那来吧!”

杨简也豁出去了,起码声势要足,这里的人不死不残也要上角斗场的,早打晚打都得打,何必要多余丢一次脸呢。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如果打赢了,自己在这个地方也会有一定的地位,如果打输了残了,没准还能逃脱角斗场的残忍对抗,像汉斯老头一样安逸活着。

这边一应战,众人立即就围城一大圈,对他们来说这才是最好看的。

没办法,路边角落有人大肆啪啪都不能吸引他们的眼球,唯独看人打架特别来劲。

也许是这里的风格吧,毕竟这里的人都有同一个命运,随时有可能被挑选去角斗。

相互进行生死搏斗是一种残忍,可他们能通过这样的战斗获取更自由的生活。

每个人都知道,角斗场的胜利者会得到优待,至少不用困在这牢房里,看自己同类都好像蛮荒动物一样,随地啪啪,见人就打架。

战斗马上就开始了,对面大汉沉稳地盯着杨简,等待他的进攻。

杨简不知道的是,他的对手经历过角斗场,虽然是失败者,但有丰富的经验。

这里很多人都经历过角斗,而杨简这个对手经验尤其丰富,他有过十五场的败绩!

想想,输过十五场,还能站在这里的人,生命力是有多顽强,跟杨简这种从来没有打斗经验的人是没得比的,或许杨简经历过,但他完全不记得了,所以一开始就无所适从。

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攻击,别人攻击自己该怎么应付,动作也犹犹豫豫。

旁边几乎都是有战斗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年轻人没打过架,就连那个脏兮兮的女孩都看得出来,失望地微微摇头……

那大汉忍不住哼笑了一声:“今天我又欺负人了,最讨厌你们这些不知斤两的垃圾,想出头又没本事,来,老子让你知道,无论老子要什么都是应得的!”

杨简感觉对峙的气氛很紧张,终于还是他先绷不住了,往前就是一扑。

没有真正决过生死的人,出手不敢太狠的,而且也很乱,完全没有作用。

而杨简的对面则是经验丰富的大佬,微微侧身让开,然后趁着杨简冲过的刹那直接从后面抓住了他,拉回来拎起,然后用膝盖一顶,根本就没用多大的力气,打要害不需要多大力气。

没有被打得飞起,也没有任何激烈的碰撞场面,杨简就直接蜷着身子跌倒在地面上。

小腹承受一记膝撞,如果是打实了的,根本不需要多大力气,就能使人完全丧失行动能力。

杨简此时浑身虚汗都下来了,疼痛让他两眼发黑,电流一样刺激着全身。

众人都感觉一阵失望,期待的激烈战斗,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虽然他们都打不过这个壮汉,但总不能这么轻易就输了吧,就算是女人,战斗经验丰富一些的话,也不至于这样的。

汉斯微微摇着头,也表达了自己的失望,看来又是一个悲剧啊,不合适待在这里的。

邋遢的小女孩也不忍看了,微微转过头。

而此时的杨简还没从地上起来,这看似轻飘飘的一击让他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他不知道之前自己是怎么变得那么厉害的,如果冯莉莉没骗他的话,应该也是在战斗中意外产生的结果,所以他想着再撞一个大运,如果没失忆的自己能觉醒,那甚至有希望逃离这里。

所以说,这也是他开始答应打架的原因之一。

但是他好像失算了,这一次他体会到了以往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痛苦。

原因其实很简单,之前他被袭击遇到的都是狠手,一下就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晕过去了,而这一次,对手要戏弄他。经验丰富的对手最知道怎么让人痛苦,他在杨简冲过来的时候就判断出了杨简的战斗力,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伙子,所以他不会这么轻易结束战斗的。

“起来,别装死!”壮汉心里觉得杨简在演戏了,弱者就知道演。

他的出手确实没有到这个程度,但杨简也不是装的。

疼痛好像触碰了什么东西,火辣辣地在灼烧着他的神经,全身好像被那一击点燃了。

杨简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从来就没感觉这么痛苦过,对方才轻轻碰一下就这样了,自己有那么弱吗?而且这种程度的磕碰他也经历过,只是没在这种薄弱部位,难道内伤了?

邋遢的小女孩这时走了过来,来到杨简跟前蹲下,幽幽地说:“你起来吧,不要再打了,我跟他走。”

这意思,她也觉得杨简在演……

丹东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乐山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梧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看病怎么样
济南血管瘤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