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京信息网 > 健康

国家大剧院歌剧霍夫曼的故事即将上演

发布时间:2019-11-15 15:45:52

国家大剧院歌剧《霍夫曼的故事》即将上演

歌剧《霍夫曼的故事》是轻歌剧大师雅克奥芬巴赫晚年创作的最后一部作品,也是他最为着名的歌剧作品之一。剧作为国家大剧院2013年开年剧,将于2013年1月31日-2月3日上演。

作品主要由三幕爱情悲剧故事构成,讲述的是十八世纪末德国一个名叫E.T.A.霍夫曼(由布莱恩贾德、陈勇饰演)的音乐家、诗人的奇异梦幻恋爱故事。第一幕中他爱上了像天使一样会跳舞的玩具娃娃奥林匹亚(由彼佳伊万诺娃、李晶晶饰演),未成功;第二幕中,他爱上的是慕尼黑一个演员的美丽女儿安东尼娅(由诺拉安西林、周晓琳饰演),她热爱声乐艺术却因病不能歌唱,最后在邪恶医师的提琴声中死去;第三幕中,他爱上的是威尼斯的高级妓女朱丽叶塔(由卡拉德里科夫、朱慧玲饰演),最终以受骗为结束。

在这部作品中奥芬巴赫放弃了其驾轻就熟的轻歌剧风格,而以一种抒情的方式来表达歌剧内容上丰富的幻想色彩,整体旋律十分优美,其价值超越了一般的轻歌剧作品。第一幕中人偶奥林匹亚的花腔女高音唱段“林中的小鸟”巧妙的模仿机械玩具所发出的尖锐的声音,发条转动的声音,以及发条松时跑调的声音,充满了趣味性,十分生动活泼。第三幕中的一首描述威尼斯美丽夜景的船歌"迷人之夜,爱情之夜"则非常优美抒情,是作曲家作品中流传最广的一支歌曲,常常作为独唱歌曲在音乐会上演出。

音乐伪装 承载真实社会

着名指挥家勒内莱博维茨(Rene Leibowitz)曾说奥芬巴赫的音乐创作最根本的特点是“一种经过伪装的音乐,同时又是一种用来伪装的音乐”,意在指出其音乐更像是一种“叙事诗式的时代纪录片”,在虚伪和欺骗的(音乐)外衣下承载着百分之百真实的社会。奥芬巴赫在《霍夫曼的故事中》中一方面采用像华尔兹、加洛普舞曲、康康舞的节奏等,生动有趣,巧妙地融入了其对时政和当时上流社会的讽刺和揭露;另一方面他会在剧情走向批判讽刺时,插入一段沉浸在浪漫主义情怀的平静世界,让音乐温情、忧郁,反衬出幻想与现实对立的残酷。剧中更为独特的是奥芬巴赫对乐器的精致选择,恰到好处地运用了打击乐器、木管乐器和铜管乐器,如大量介入大鼓、定音鼓和钹形成有力陪衬,既使整个管弦乐不带有刺激性,同时强化了主题渲染作用;铃鼓、铃和钟的装饰,使得乐曲更趋于轻松惬意。音乐形式之间的奇异变奏及清澈气息,具有某种神奇而特别的美丽,剧情走向悲剧、音乐依然跳跃,展示出奥芬巴赫作为戏剧作曲家超群的剧场意识,音符转瞬的情绪变化与文本如幻似真地组合在一起,传递给观众更多精神意识的触动。

奥芬巴赫以音乐转译真实社会,将听觉转化为语言来总结他对当时社会的繁杂情感,这种执意穿越音符表象的态度,令《霍夫曼的故事》音乐传达出超越现时框架、进而自成一个新世界(即是戏剧,亦为音乐的)童话体质,也因此,《霍夫曼的故事》不再是一出仅关乎于理想爱情的故事,还是奥芬巴赫深思熟虑后策动的(向观众的)一场巨大思考。

静能量 无时不刻在参照

《霍夫曼的故事》所体现的人性困局和社会百态,往往不需要加入太多当代剧场新元素就能将文本主旨带到观众面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演出舞台设计中的静能量植入。一是以绘画来说,观众总是清楚那个画框里的世界,以舞台设计来说,能在霍夫曼的窗外(即画框以外)暗藏玄机与剧情-植入超现实圆月及倒影,兼备了东方人借圆月寄予美好的情怀,以及西方意识中圆月的危险意象,寓意着爱情的诗意幻想与现时之间既美好又紧张的关系。二是舞台画面上的所有线索,无论是由凹凸砖块建成的危楼般的一景式建筑,还是盘旋而上的楼梯,成为了故事的残酷象征,仿佛令观众走在一条虚实线上,随奥芬巴赫梦幻的音乐摇摆,时而摆向幻象、时而又遁入真实时,主宰着观众如何看以及看到什么。舞台似乎成为了一种新的画框,而画框內的图像不仅是一种能动的绘画,也是一种充满反思效果的媒介。

家装知识
电竞
排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