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京信息网 > 健康

血舞星穹 第一卷 迷局九天篇 第五章 有点东西的尸巫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0:53

血舞星穹 第一卷 迷局九天篇 第五章 有点东西的尸巫

之前瞥到的黑影极有可能是尸人!

“这里可能有很多尸人。”十剑叮嘱了一句。

也许是我看错了?十剑压下疑惑,道:“大爷你护着虎子他们慢点过来,我先探探路。”

不过好像的确是十剑看错了,等大野透过石门旁边的小洞往里面喊话时,尸人也没有出现。

石门渐渐升起,十剑也暂时放下了疑惑,拿出了正剧烈震动的灰色条状物。石门后面一定有和它引起共鸣的东西!

一旁的虎子却突然“咦”了一声:“大哥哥,你怎么拿着狗蛋的‘小石刀’?”

“‘小石刀’?”十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一阵心喜,“找到了!”

四个人一进去

,就看到避难窟里潦倒的众人。凄惶,恐惧,仿佛来到了末日。

十剑不好意思地拉住正想跑向奶奶的虎子,问:“谁是狗蛋?”

虎子指了指一个黑黑的小孩。

十剑连忙走过去,拿出自己的‘小石刀’,尽量语气柔和地发问:“小弟弟,你也有这么一把小石刀吗?”

狗蛋呆呆地看看蒙着头罩的十剑,害怕地往后退了退。

“村长爷爷……”

一个满脸倦态的老者走到狗蛋身边,皱起眉看向十剑。

十剑摘下头罩,露出五官:“我是路过贵村的旅人,对于贵村的遭遇我深感遗憾,但,这个这个,另一把‘小石刀’对我来说很重要,狗蛋小兄弟能否割爱呢?”

狗蛋还是呆呆的,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倒是教大野和老伴还有虎子走了过来。

“老徐,这小子不错,多亏了他,我才能护着虎子和二愣子走到这,不就个小石刀嘛,反正有什么稀奇狗蛋也用不着是吧。”

十剑从空间星丸里取出一瓶“清心丸”,道:“这是药用星丸‘清心丸’,有助于修炼,我愿意用一瓶来换取石刀。”

村长动容,星丸可不是小村庄里常见的普通物事,连忙一把答应了:“我替狗蛋的长辈答应了,这对孩子们有大用……”

在村长的劝说下,狗蛋摸索出了“小石刀”。十剑欣喜地接过,仔细一看果然和手里那把简直一模一样,眼珠一转,十剑又问狗蛋:“能告诉哥哥你是从哪得到这小石刀的吗?”

狗蛋正回头欲请示村长爷爷,突然隆隆的声音响起。

村长惊讶地看向石门处,只见二愣子单薄的背影迎着石门,他的小手刚从机括上收回。

“二愣子,机括怎么能随便碰!”村长横起眉,没听见外面有人往里面喊啊,而且不经他同意随便一个人就开石门的话,石门不就没什么保险性了吗。

他急匆匆跑上去想要训斥几句,忽然二愣子猛地转过身冲撞过来。

一股巨力袭来,村长扑地倒飞出去,教大野一步上前接住他,刚要骂二愣子,突然一阵连他都不容小觑的力量窜入他的体内,将他冲翻在地。

“隔山打牛!”一旁的十剑终于从惊喜中清醒,出事了!

十剑刚一踏上前,二愣子又干出了惊人的事。

一把明晃晃的长剑倏忽出现,在他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倒在地上来不及反击的两人的胸膛要害!

“二……”十剑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幕,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二愣子冷哼一声,小脸上满是残忍,他身上传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转眼间就蹭蹭蹭地涨了好几截,脸上一抹把一张人脸面具丢在地上,二愣子立时变成了一个眼神阴翳的成年男子。

一脚踢开教大野临死反击的一拳,阴翳男“写意”地拔出长剑,挑衅地看向十剑。

十剑眯起了双眼,落入别人的局了。反应过来的他十分不爽,心下立马迅速分析起当前的情况。

大开的石门外接连不断地走进一个个尸人,印证了十剑之前的想法。悲愤的村民不知所措地缩在里面的角落。

十剑抿了抿嘴,知道必须即刻行动了。

至少此人应该是低阶的武师或者是武士,以高阶武师的武力是不需要用计来打开机括石门及袭击教大野这个武师的。

将两把“小石刀”攥紧,要是不敌,此物能将他送回天球就好了。

但现在,试试能否解决掉这人,救下这些村民。

“求你……”垂死的教大野突然蹦了起来,一掌击向阴翳男的腰。

阴翳男一时不察中招,踉跄了几下,十剑立马冲过去,一把银匕刺向他心窝。

心下大惊的阴翳男在踉跄着稳定身姿的时候早就分出心神关注十剑,在十剑袭来的瞬间往一旁腾挪,同时对蛊虫下了命令。

已经进入洞窑的四个尸人将回光返照的教大野制住,血爪挠向他的喉咙。

知道一次袭击杀不了敌人的十剑本就是一次佯攻,待阴翳男闪开立刻从空间星丸内取出机括爪子打在石门机括边。

一用力,顺着绳索十剑飞向石门口,躲过阴翳男的剑。回头的十剑看到了教大野在喉咙破开之前眼中的那份哀求。

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双手飞快舞动。

石门重新降下,把进到一半的尸人背脊压断;银色的光芒闪过,把两个进来的尸人的脚踝割断。

阴翳的尸巫指令剩余两个尸人返身去骚扰十剑,几只蛊虫也扑飞而出咬向他。

体能爆发,动态视力强化!

收了机括爪后双手银匕的十剑立斩空中的蛊虫,紧随而至的两个尸人皆手作劈状,劈在了十剑手腕上。

十剑吃痛,有些握不稳匕首,急忙依靠体能爆发后的瞬间加速度冲出了两个尸人的包围,但却是迎向了尸巫。尸巫大喜,长剑画弧,点点血色星芒从剑体冒出。

忽的他的视野里只剩下一双白色的眸子,周围的景象也变化了,老祖那毫无生气的眼神浮现而出,好像随时会把他扔进虫海。以前惨死的那几个学徒的模样也飘荡在他眼前,恐惧而空洞的眼珠突兀地盯着他,好像在问: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冰冷的杀意惊醒了他,尸巫被刺眼的银光闪得慌忙倒退,但喉咙还是被割开了一道口子。

“呃啊——”十剑顶着手腕的无力,想要再次持匕杀向尸巫。但身后风声响起,只觉双脚受袭,身体不由自主地扑倒在地。

长剑带着寒光急坠而下。

“哈,呃,”尸巫大笑了一声便捂住了喉咙。

剑身入体的感受绝不好受,十剑立即集中心神把所有的星力灌输向右手手心里的两把“小石刀”,希冀着小石刀能立刻带他回天球。

否则,他得用出那张底牌。

手心里夹在匕首边的两把“小石刀”上立马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线纹,同时这些线纹竟一条条交织在了一起。无形的波纹荡开……

十剑所期待的被传送回天球并没有发生,但他发现了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无法想象……

南阳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宁夏治疗牛皮癣费用
淮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南阳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宁夏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