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京信息网 > 时尚

后文革与陈丹青的泪水洒满丰收田

发布时间:2019-11-26 14:18:48

  “后文革”与 陈丹青的《泪水洒满丰收田》

  2014年2月21日,曹庆晖教授在北京新保利大厦带我们一起回顾中国油画的四百年。一个半世纪前,西方文明强力撞开中国的大门。表面上看,中国社会的全面融合西方文明是这150年间的大势所趋;但当西方文明的灌入到达一个饱和点之后 即中国社会完全掌握西方文明要点之后 在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新一轮的中华文化同化异质文化、创造属于自己时代辉煌的鼎新过程,已经显出端倪。中国油画,就是中华文化开始同化西方文化的杰出代表。 到了 粉碎四人帮 以后华国锋执政,这里面有一个什么事情呢? 文革 的结束并不表示 文革 的清规戒律马上就从艺术家的头脑当中摘去了,很难的。靳尚谊老师说他很长时间眼睛看东西都是红的,看不到别的颜色,都是红颜色,他修复了很长一段时间,而这个事情其实你办事我放心,1977年依然是既有的语言套路来画一个当时这么一个事,没有任何的什么要有新的东西,你要知道其实他不写实的,其实是不写实的。当时有艺术家按照真实的毛泽东当年的身体状况完成的作品是不能展出的。这里边主席比国锋同志还红光满面,还谈什么你办事我放心这样一个交代呢,用不着的,两个人都很健康,画的都是很圆润的,身体这么好。这里面你会发现艺术家是在很多条条框框当中。 吴作人的《战地黄花分外香》,他有一种从过去的条条框框走出来,但是他依然有一个过程。只不过是用一种习见的题材、习见的毛泽东的词来表达一种习见的构图,其实这里面隐含的是什么呢? 文革 过去了,我没有被人打死,我还活着呢。因为这个文章我也写过,你们可以看,在上能查到,就是我谈她们的《战地黄花分外香》到底是什么动机,这个动机他在后面签名写的就是说 腼怀 ,其实不只是 腼怀 ,我觉得这里面更多的还是隐晦地呈现自己 我还在 。《战地黄花分外香》其实是说给自己的。这是 三突出 。 后文革 我们后面主要是谈一些这样的东西, 粉碎四人帮 以后艺术家的这种伤痛感有一个调整的过程, 文革 之后周恩来的形象非常多,其实大家是通过,他语言没有什么变化,创作的方式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用这个题材来表达对 文革 的一种批判。 陈丹青的《泪水洒满丰收田》,那个时候他还很年轻,这些都是编的故事,没有这样的事情,他是编的,很符合主题创作。陈丹青说他到西藏,他那个时候没有出过国,所以能够看到的就是苏联的东西,他是把西藏当成苏联来画的,等他后来看到法国十九世纪农村画展以后,看到这些原作以后,他再去西藏是把它当成法国来画的,那就是一个参考。后来想象他要画地道的油画,他一直想画地道的油画,就是那么一个情景。这个你可以看他后来写了好多书,其中他的七张《组画》,那张《组画》里边就讲这个事情。 何孔乐、高宏的画的《周恩来》,《革命先烈》闻立鹏。这个画多多少少,每个艺术家都在调整,就是说这个画那种现实的场景感加强了,不再是那种好像是编造出来的一个什么场景,这个现实的场景有一个明显的加强。 张文新,这个人也是马训班的,可以看到这个画有点儿意思,陈逸飞和魏景山的,他们的很多主题创作全部是仰视,到了《占领总统府》的时候他们突然变了,俯视,有意识地俯视,很有趣。其实俯视这个东西是最能看到全貌的,平视只能看到一个形,仰视能看到这个事,只有俯视能看到全貌,所以说你要买房子,小姐带你看楼盘一定是沙盘,不可能那个什么,那看什么,什么都不知道,我在那儿都不知道,俯视之下可以表现全貌的东西。

网络
新机上市
粉碎设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