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京信息网 > 育儿

罗浮 第一百二十章 百人之中如无物、挫骨扬灰!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5:38

罗浮 第一百二十章 百人之中如无物、挫骨扬灰!

“走?你们还想走?”

杭青锋的黑色元神上发出了尖利的尖叫声,他本身自视甚高,对于他来说,洛北等人是有如蚂蚁一般,现在自身肉身都被差点一下子斩杀,被迫元神出体,他是彻底的疯狂了。

哧的一声,蔺杭和玄无奇的两道剑光瞬间绞入了杭青锋的元神之中,发出了滚油入锅般的声音。

杭青锋的黑色元神还未凝成身外化身的实体,一般的飞剑和气力攻击对之无效,但是对于凝结天地之气的术法伤害却是无法阻挡,玄无奇的天蚀一个飞绞之下对杭青锋的元神杀伤不大,可蔺杭的飞剑上散发出来的火元却是对杭青锋这未成形的身外化身有着极大的灼烧作用。

但杭青锋此时对于洛北和采菽已是恨极,他这道两丈来高的黑色元神往前一扑,距离挡在前面的蔺杭和玄无奇已经不足五丈,可他竟然是根本不顾蔺杭和玄无奇的飞剑,黑色元神往上一跳,黑气升腾之间,一道黑光冲出,一下子化为一只五尺来长的大手,瞬间结成金刚大惠印、摧伏诸魔印、宝冠持宝印三个法印,一下子就将采菽的辛天湛泸和采菽、洛北一起打得往后倒飞而出。

采菽挟着已然身体软倒的洛北,躲避不及,用飞剑硬挡被打得倒飞出去之时,口中也是噗的一下鲜血狂喷。

除了杭青锋和洛北之外,采菽等人的修为对于观战的上百名各派高手来说根本算不上是高绝,但是山岭之中的上百名高手,却只觉得这一战是无比的惨烈。

只是一瞬间,杭青锋和洛北、采菽都已受重创。

这一刻上百名各派高手的目光都聚集在咆哮尖叫的杭青锋的黑色元神和被打得往后飞出,生死不知的洛北和采菽的身上,却并没有人发觉,就在距离众人不到百丈的山林之中,有一白一灰两条身影的目光,也正聚集在杭青锋和洛北以及采菽的身上。

那白色的身影体态窈窕,一袭白衣,脸上由鼻至嘴皆蒙着一层如雾如锦的白砂,根本看不清楚她的面目。但即便如此,无论是谁一眼看到她,都会觉得她有惊心动魄的美丽,一股从骨子里就透出的惹人疼惜般的娇柔美丽。

她如丝般的黑色长发随便用一根金色的丝带扎着,她的眼睛闪着一丝迷蒙而忧郁的色彩,这双美丽的双眸,便是因为这样的色彩

,更是让人觉得说不出的神秘和美丽。

这略带迷蒙而忧郁的双眸,如梦如幻,此刻却正轻柔的落在洛北的身上。

站立于她身侧的却是一个瘦小的,带着黑色斗笠,拿着一柄黄金禅杖,身穿灰色衣衫的老人。这老人很是矮小,比起这名美丽的少女还要矮上两尺,连手中的禅杖都比他要高出一寸。此刻他低着头,也根本看不清楚他的面目。

紫薇宗以阵法出名,静空布下的这两仪玄雾阵连东侯青蝠这样修为的人到来都感觉到了,可是现在这少女和老人明明置身在法阵之中,数十个门派的上百名高手,竟然是连一个都没有觉察到。

“你要救他们?”就在杭青锋一下将采菽和洛北打得倒飞出去之时,身穿灰衣的老人突然默默的对身边的白衣少女告诫道:“你别忘记,我们是妖,他们是人。我们来此的目的,只是为了策应你师兄,免得他中了这些人的计而已。”

“人皆称我们为妖,但他们却不惜为季觎山的这两名孩童拼死。”绝美的白衣少女断然道:“世上这样的人要是多些,我们便不会卷入无尽的仇杀之中,就为了这一点,我便更应要救他们。”

“不将你们挫骨扬灰,难解我心头之恨!”

一记将采菽和洛北打得倒飞出去,杭青锋并不解恨,他这道黑色元神并未完全凝为实体,继续朝着采菽和洛北猛扑之时,下半截身体扭曲涌动,黑雾升腾,看上去就像半人半蛇一般,十分狰狞恐怖。

但他这句话才刚刚出口,眼见身前又幻出一直黑色鬼爪,朝着洛北抓去之时,一道碧绿色的光华却蓦的破空而至。杭青锋的元神一下看得清楚,这道碧绿色的青光竟然是一片翠玉般的柳叶,到了洛北和采菽身边之时只有一尺来长,但一瞬间竟然是化做两丈有余,冰晶一般,一下子就将洛北和采菽如同冰在了碧玉柳叶之中,往外飞射而出。

“什么妖人!”杭青锋化出的黑色鬼爪瞬间化为大威德吉祥印,一下子印在冰晶一般的碧玉柳叶上,碧玉柳叶却是连震都没震一下,只是化开了一丝淡淡绿色华光。“多谢师妹出手相助!其余的事,就交给我了!”而杭青锋还没有来得及有更多的动作,变故徒生,一人陡然从人中冲出,震天的狂笑声中,双手一圈,一道半透明的光华瞬间凝成一个半透明的莲台,竟然是将杭青锋的整条元神一下子封在其中,砰的一下打在了杭青锋僵立于一边的肉身之上,将杭青锋的元神硬生生的打回了杭青锋的肉身之中。

“是青蝠妖人!”

这人的狂笑声中,全场的上百名各派高手都有种寒毛竖起的感觉,只见此人只是身穿粗手粗脚,打扮和普通的庄稼人没有什么差别,根本不引人注意,但满脸络腮胡子,如同钢针一般,浓眉怒目,说不出的威风凛凛。而那半透明的莲台一出现,他的身上也闪过一阵极其冰寒的法力波动,大半人一下子便反应过来,这人便是招摇山北明王座下四侯之一的东侯青蝠,但这东侯青蝠的声音便在此时还是在四方滚滚而来,谁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术法,又无人知道他是如何在有法阵环卫,上百名高手齐聚的情况下混了进来,突然发难。

不知是谁第一个发了一声喊,这一声喊发出来之时,至少有数十道颜色各异的光华朝着东侯青蝠击了过去。

但喊声未落,东侯青蝠伸手之一抓,便将玄无奇、蔺杭和杭青锋还有那两名季觎山的孩童全部凭空抓了起来,往外飞掠而出。瞬间反应过来的人之中,耶律齐、米元崇等数人的修为最高,此时被人混进而不自知,寒毛竖起之时,对敌也不像是对洛北一般试探,全力出手之下,耶律齐的紫色剑光顿时超过了众人的其它法宝,术法,击向东侯青蝠的后背。

但紫色剑光距离东侯青蝠的后背只有两丈之遥之时,东侯青蝠随手一抖,身后却是展开两道青色华光,瞬间凝成两只往外溢着丝丝缕缕流苏般华光的巨翼。“风神青玉翼!”山岭之中有人叫出声来,认出这是东侯青蝠破碎金丹,修成人形之时,用自己身上脱落的双翼炼制而成的法宝。而这件法宝一施展开来,东侯青蝠的身影之快,简直如同虚空跳跃一般,令人匪夷所思。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山岭之中剩余的各派高手也全部反应过来,纷纷出手,但只见东侯青蝠狂掠而去的身影如同一道流星,在空中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便是用真元凭空摄着五人,以耶律齐全力施展飞剑和某些高手瞬间随心发出的术法,也根本追不上他。

一时间只看见耶律齐的一道紫色剑光一直缀在东侯青蝠的身后,而各色法宝和术法引发的风雨雷电各种华光又团团在紫色剑光的左右炸开,就是无法判断得准东侯青蝠的飞遁的方位,赶不上他飞遁的速度。

“他的修为竟然如此高绝!百人联手都不能阻!”

几个呼吸之间,就算是飞剑追得最近的耶律齐都是脸如死灰。

“这人的遁法速度,可能不在灵光遁的速度之下,若是没有人有踏破虚空的修为,一经发动,就是谁都追不上他了。”

“方才他口呼师妹,难道刚刚出手摄走洛北和采菽的,是他的师妹?他的师妹又是谁?”

大半的各派高手,一击落空之下,心中寒气直冒的同时也都忍不住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他要做什么?”与此同时,所有的人赫然发现,东侯青蝠一下子卷了杭青锋、蔺杭和玄无奇冲出之后,却并不直接遁走,而是远远的在高空之中左右飞遁。

“杭青锋,你方才说要将他们挫骨扬灰,以消你心头之恨,但你可记得我方才发的重誓么?”

就在此时,东侯青蝠的声音从高空之中的云端滚滚而落,与此同时,所有的人听到杭青锋的口中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呼声。

“喀嚓”“喀嚓”

在场一些修为最高,六识最为敏锐的人,听到了杭青锋身上发出的骨骼碎裂的声音,各自的眼皮都遏制不住的一阵狂跳。

东侯青蝠卷了这几人不立时便走,就是要履行刚刚自己发下的重誓。

他冒着大险潜入这么多派的高手之中,一下子摄拿住杭青锋,还要将杭青锋的元神打回他的身体,并用术法封住杭青锋的肉身,不让他即时便死,就是要硬生生的先捏碎杭青锋浑身的骨节,然后将杭青锋挫骨扬灰!

随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白山治疗早泄费用
吉首整形美容医院
随州牛皮癣
白山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