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京信息网 > 娱乐

606名流浪人员长期滞留有人在救助站一住

发布时间:2019-12-01 16:43:52

606名流浪人员长期滞留 有人在救助站一住近10年

来源:楚天都市报讯

昨日从武汉市救助站获悉,由于种种原因,606名受助流浪人员长期滞留该站,其中滞留时间最长的有近10年。而按民政部规定,救助站救助期限一般不超过10天。

该救助站本来是为流浪乞讨人员提供中转服务的,现在正沦为福利院、养老院。众多受助人员滞留,长期占用有限的救助资源,给该站运转带来沉重负担。

个案

子女不接他回家 八旬老人救助站内养老

昨日上午,在武汉市救助站男服务区,82岁的杨振明(化名)坐在空荡荡的宿舍内,低头摆弄着。

,是老杨与子女们联系的唯一渠道,尽管孩子们从不接他,也很少回他短信。

2012年11月,杨爹爹在武昌火车站地下通道流浪,每天吃别人丢弃的食物,被武汉市救助站收留。进站后老人说,他在武汉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大儿子住在东西湖区。随后,该站工作人员与他的大儿子取得联系,并将其送回了家。然而,没过多久,又有市民发现杨爹爹流浪街头,救助站再次将其接入站内临时救助。

没想到,老人这一住就是一年半。该站负责人说,期间,他们曾多次与老人的三个子女联系,但对方都说自己生活有难处,均不愿接老人回家。

今年春节,杨爹爹情绪波动较大,救助站工作人员专门打要求其子女前来探视。杨爹爹的女儿、女婿和一个儿子,拎着香烟、水果和糕点来探望了老人,并给他留下200元零花钱。女婿临走时,还叮嘱老人:这里比外面好,你就在这好好待着。

在杨爹爹的里,保留着为数不多的短信。其中,有一条是春节期间他给女儿、女婿拜年的短信:法,冬:祝你们春节快乐!来年新(应为兴注)盛!

与杨爹爹同住一间宿舍的范爹爹说,老杨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摆弄,他给孩子们打,他们从来不接,短信也很少回。

致电杨爹爹的女婿,对方说,自己和妻子下岗失业,家庭经济状况不好,无力赡养老人,更重要的是,老人在年轻时,根本没有对我们这些子女尽过抚养的义务。

现状

606名流浪人员长期滞留救助站 且多是无名氏

在武汉市救助站,像杨爹爹这样长期滞留的流浪人员多达606名。其中,滞留时间最长的已近10年,最短的也有几个月的时间。在这些人当中,已查清是武汉市户籍的流浪人员有20余名,其他的绝大多数都是外地流入武汉的流浪乞讨人。

武汉市救助站相关负责人说,长期滞留该站的人员分为两类:一是受助人员无法查清姓名、家庭住址,这些人由于痴呆傻等原因,根本无法沟通,甚至滞留近10年仍是无名氏。目前,这部分人共有583人,占滞留人数的96%以上;二是受助人员虽查清姓名住址,仍无法回家的。这些人以武汉户籍的流浪人员居多,他们或年迈体弱,或疾病缠身,被家庭成员抛弃。

有的人,我们联系上其亲属,但家人却采取躲避、推脱等方式,拒不接收。该负责人称,有的即使暂时接收了,也不履行监护,导致其再次外出流浪,成为站内的常客。

2005年初,一名老人进入该站,迄今已滞留近10年,成为在该站滞留时间最长的流浪人员。由于这名老人智力残疾,无法沟通,救助站至今还不清楚他姓甚名谁,也不知道他的年龄。据了解,这名老人已被送到蔡甸区一家福利院代养。

近年来,武汉市救助站滞留人数呈递增趋势。其中,2005年只有4人滞留,但到了去年猛增至567人,如今达到606人。

影响 武汉市救助站负担沉重 每年供养开支上千万元大量人员滞留,长期占用有限的救助资源,给救助站运转带来沉重负担。救助站原本是为流浪乞讨人员提供中转服务的,现在正在异化为养老院和福利院。该站相关负责人说。

目前,武汉市救助站共有400张床位,其中成年人床位仅200张。因床位有限等原因,该站只好将一些长期滞留人员分别安置到三家精神病医院和部分福利机构代养。尽管如此,仍有83人在站内长期居住。

平时,该站的日救助量最高有100余人,最少也有二三十人。一旦遇到灾害天气,救助站人数就会爆棚。以2008年特大冰雪灾害期间为例,该站曾在一个月内救助了近4000人次进站,站内床位供不应求。有的滞留人员生活自理能力差,甚至需要提供喂水、喂饭等服务,因此占用了大量人力资源。

据统计,近几年来,仅供养滞留人员的开支每年超过千万元,占该站救助经费的35%左右。患有精神疾病的流浪人员,在精神病院每天的治疗费用在100至120元,每月的生活费是590元。以此计算,仅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受助者,每年开支最少就有4万多元。

根据民政部2003年出台的《城市生活无着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规定,救助站应当根据受助人员的情况确定救助期限,一般不超过10天。对因年老、年幼或者残疾无法认知自己行为、无表达能力,因而无法查明其亲属或者所在单位,也无法查明其户口所在地或者住所地的,由救助站上级民政主管部门提出安置方案,报同级人民政府予以安置。

该站相关负责人表示,长期滞留人员迅猛增加,给该站运转带来沉重负担。对于长期滞留人员如何安置,该站感到很为难,已于近日向武汉市民政局递交了相关报告。

对策 滞留问题困扰全省救助站 专家建议修改相关法规从省民政厅了解到,大批流浪乞讨人员滞留救助站,已经成为困扰全省乃至全国救助站的普遍问题。在北京,全市救助站滞留人员超过2000人。

目前,全省长期滞留的救助人员接近4000人。对于这些滞留人员政府暂无什么好的安置办法。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副处长朱勇说,政府正在谋划建设更大的救助站省级救助安置中心,计划将来对这些滞留人员进行集中安置,为他们提供简单的吃住和医疗服务。

武汉大学教授尚重生说,2003年出台的《城市生活无着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及其实施细则,历经10年,难免有些疏漏。当初,政府在废除强制收容遣送制度出台主动救助政策时,也没有想到今天会有如此大批的流浪人员滞留现象。

尚重生认为,对滞留人员应该区别对待。对于那些痴呆傻又无法联系到家人的,政府必须承担起照料的;对于可以联系到家人,但家人拒不履行抚养或赡养义务的,可以遗弃罪由民政部门提起公诉。被起诉的对象主要是那些有能力但不愿尽抚养或赡养义务的家人,若对方败诉,政府可以通过冻结存款等方式,强制要求其家人负担起相应的。针对那些家庭困难,且没有能力抚养或赡养的家庭,政府可以通过申办低保、给予补贴等方式,帮助流浪人员家庭解决实际困难,让流浪乞讨人员回归家庭。

他建议,对故意遗弃家庭成员且拒不履行赡养和抚养义务的,《城市生活无着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及其实施细则应进一步明确相关处罚规定,细化对滞留人员的安置措施。

星座运势
两晋隋唐
网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