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北京信息网 > 娱乐

伽蓝法相第四十八章龙血玄黄

发布时间:2019-11-22 01:46:03

伽蓝法相 第四十八章 龙血玄黄

第四十八章龙血玄黄

吴川知道十三王一定会困住他,他已不能回去救援,他只能迅速做了一个决定,吴川道“虽然你们早有安排,但你们还是难有胜机!”

吴川毫不迟疑立马使出佛法,吴川口道!“星火燎原!”

白烟又来了,就像在转叶林一样,白色烟气把整个擂台遮去,让对方无法看见眼前之物,吴川在白烟中挥起烟杆,往十三王打去,十三王虽看不见眼前的吴川,但他能在烟中感到有物击来,十三王从容用扇子相挡,十三王笑道“吴川,这样的小把戏能伤到我么”

此时白烟缓缓散开,但擂台上姚玉浓和本元已经不见,只剩吴川和十三王在擂台之上,十三王这时才知道,吴川幻出烟雾不是想袭击他,而是让本元和姚玉浓趁烟雾离开,十三王的举动,已打乱吴川的安排,吴川原本是想要三人缠住十三王,他便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试出若儿的功法,但情况并没按照吴川的设想去走。

吴川此时无可奈何只能让姚玉浓和本元回去相救,本元姚玉浓此时已离擂台,往城墙下赶去,吴川向他们大声提醒!“玉浓,本元,保护好樊城主!你们小心对付那女人!”

本姚二人听见吴川的提醒,但他们并未回头,齐声回应!“是!”

本姚二人此时已跑到城墙之下,但樊城大门此时紧紧关闭,此时也不可能会有人给他们开门,姚玉浓抬头望了望城墙墙身,立即有了个主意,她向本元道“本元,在墙面上幻出冰柱!”

本元开始见大门紧闭,正不知道要怎么进城,但他经过姚玉浓这一提示,他就完全明白姚玉浓想做什么,只见本元道“小渊冰”

只见城墙墙身之上,擦擦数声,本元利用冰柱在城墙墙身上,幻出冰块楼梯,冰块幻出的楼梯相当滑脚,平常人当然很难凭着这样的楼梯轻步直上,但这对一些习武之人来说,没有什么难度,本元玉浓踏踏数步,已顺梯上墙,跃上城头。

城墙之上原本有数百名弓箭手,在城墙箭垛处严神戒备,弓箭手是用来防备试图攻城的妖畜,但此时妖畜一个也没有出现,却只出现一个若儿,但一个若儿已经可以代替数千名妖畜。

这些弓箭手原本是樊丰精心挑选出来的弓箭手,弓箭手原本就是远程士兵,他们的弓箭虽然可以例无虚发,但他们的近身搏击技能,相当惨不忍睹,但对于若儿来说,这却是她的强项,城墙之上大部分是弓箭手.

但也有一些手持枪刀的近身卫士,但若儿对他们来说太强大的了,根本没有和若儿抗衡的机会,只见半柱香未过,这数百名士兵,已剩下不到五十人。

樊丰被这五十名卫兵围在身后,边站边退,五十名卫兵人数看上去算是不少,但对若儿来说,只消片刻就可以处理他们,若儿手上并无任何兵刃,她只挥舞指上指甲,这指甲便可断枪裂剑,士兵人数虽然越打越少,但这些士兵个个面无惧色,全都具备为樊丰而死的决心。

他们虽有为樊丰而死的决心,但樊丰却不愿他们为了他白白枉费性命,樊丰抢过一名士兵的剑,挥剑就想上前相搏,但被一名士兵拦下!这名士兵急忙劝阻“城主不可冒险!”

樊丰大怒道!“我怎可缩在后头当缩头乌龟!”

姚玉浓和本元此时正好跃上城头,本元见这女人已杀了数百人,本元愤恨道“樊城主快下城!我和师姐拖住她!”

樊丰原本不肯下城,但一看众将士的脸,心知,如他不下城,这些将士定然不会舍他而去,在说他们留在城头也无一点用处,樊丰本来就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只听他咆哮一声!“退!”

众将士随他往另外一侧退下,若儿此时正想追击,但姚玉浓的鞭子已然扫向她,若儿指甲一触鞭子就已把姚玉浓鞭子震开,姚玉浓收回鞭子只觉得虎口震痛。

若儿虽已杀了数百人,但她的眼睛依旧平静,她缓缓道“我并不想杀你,你快退下!”

姚玉浓虎口虽痛,但她目光定看若儿,并不领情道“不想杀我,假慈悲么!”

若儿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轻易让路”

本元跨上一步,与姚玉浓平肩而立道“我也不会轻易让路”

若儿眼波一动,道“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若儿当然知道姚玉浓和本元与那些士兵的差别在哪里,因为十三王与他们相斗的时候,她也在场,若儿心知光靠普通利甲是无法快速解决他们二人,若儿在道“你的蟒鞭虽然不错,但我一只手就能裆下,你的远距离攻击,对我一点用也没有,小心了,我要出手了!”

只见若儿沉吟片刻,这才娓娓自口中吐出四字“龙血玄黄!”

姚玉浓立时不寒而栗!吓得她浑身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什么!这是。。。!”

本元亦是大惊失色!他的脸色陡然变成灰黄,像死了似的“你。。你能操控血。。!”

若儿还是那样平静道“我的指甲不光能割破喉咙,它还能操控它杀过每一个人的血液!”

姚玉浓本元的脸,已被映得腥红,但还不光如此,空气中亦是飘着沉重难闻的血腥之气,就像有人拿起一桶血,往你鼻子里灌,姚玉浓只感越来越无法顺畅呼吸,血一滴滴的从已经死去,数百名士兵的身体中。

缓缓被凭空吸出,血滴就像被凝固的雨点般密密麻麻,漂浮半空,姚玉浓本元所处的城墙上下左右整片上空,已被漂浮上空的血滴包围。

这些血滴就似在空中悬浮的钢珠似的,正对姚玉浓本元虎视眈眈,整片上空的血滴不下万滴,如被这万滴如钢珠的血液击中身体,不由细想这定会是千穿百孔。

本元这才知道吴川高看这女人是对的,因为本姚二人所有的退避路线已被血滴无缝隙的包围,城墙之上也没有任何遮挡之物,只要若儿攻击,他们二人就没有在活命之理。

吴川十三王二人在擂台上对峙

,擂台上的十三王有三人,三人呈三角形的方位不断变换攻击方式,朝吴川射去水气,但吴川已幻出无量火墙保护自己,水气当然对他威胁不大,他们都在擂台上试探对方,但就在此时擂台上的敌我双方都已停了下来,因为双方都感到城墙处有异状。

当吴川看向城墙时,只见城墙处漂浮漫天血滴,吴川立时大惊!大惊的惊汗已滴过吴川的眼珠,但他的眼珠连眨都未眨,他瞪目惊神定定惊瞅城墙处的情况,十三王此时也不偷袭吴川,只见他泰然笑道“你那二个弟子死定了!”

姚玉浓本元的确是死定了,因为若儿已经出手,漫天的万滴如钢珠的血滴已朝他二人狠狠的轰了下去。

姚玉浓连疼痛都未感觉到,她就已经和本元倒下。

倒下的二人当然不会在有任何气息。

上海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昆明市哪个医院看妇科好
运城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临武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市儿童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